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 練習八個月的新手的回答

2016年6月27日

上海正鹄会 小蓝

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_1

▲ 寧波求真道場 坐射練習

從去年十一月到現在,練習弓道剛好滿八個月。

經過第一次的記錄會,像是畫下一個分號,正好能對練習成果進行一次小結,也趁此記錄下一些非常個人的體會。

或者也可以說是我的箭的一些故事。

在練習中我最喜歡將弓拉滿而箭還未射出的狀態。

在力接近極限時,一切都遠遠消失,世界只留下自己和當下這一箭。

大概像是「這一箭的命運可全靠你了啊!」的感覺。

如果浪漫化一點的話,每一箭都像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吧。

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_2

▲ 寧波求真道場 遠靶練習

射出第一箭,成了徹底迷戀上弓道的決定性時刻。

甚至可以說之後的每一箭,都像是第一箭的迴響。

那時剛剛能在弓上搭箭,一切動作都慌慌張張的。

但「離」之後進入了另一種狀態。

箭帶著帥氣的劃開一切的氣勢向前,眨眼間就到了射道的另一端。

身體明明還在原地,卻像有一部分隨著箭一起飛出去一般。


單純的為這種氣勢傾倒。

「只要是能這樣射出箭,就足夠讓人滿足了啊。」

這就是我最初的感想。

之後練習的時候,偶爾會陷入對「中」的執念。

如果回想起這一箭,立刻能從執念中解放,回到關注享受射箭本身。

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_3

▲ 寧波求真道場 與前輩討論要點

能在遠靶射出第一箭,才開始踏上了練習的正軌。

弓道是種武道,因此日常的基本練習當然是對「身」的鍛煉。

弓道的動作看似從容,但實際上相當費力。

為了箭能快速同時又準確的射出,不只要求力量,也要求力的均衡,通過延伸到極限自然達到力的穩定。所以要一邊控制薄弱部位發力, 一邊放鬆發力不正確的部位,這比單一部位爆發式用力要難得多。 練習弓道之後,我開始對身體的運作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比如上肢中的手指、手腕、手臂、肩部,其中一點上緊繃都會牽制其餘部位發 力。 既施力,又將其延展。

就這樣,一併鍛煉著身體的「剛」和「柔」的能力。

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_4

▲ 寧波求真道場 集體坐射練習

但說到鍛煉,最強烈的還是練「心」的感受。

每次練習都是跟雜念的戰鬥。

「左手和右手好像不平?」

「糟糕肩膀聳起來了呀⋯」

「右手還可以再往後拉!」

「這箭一定要中啊啊啊啊⋯」

如此種種。此消彼長。

顧慮太多,動作穩定性就差,所以我的箭經常四處飛。

前輩們經常說,要「莫妄想」,不僅是對結果,過程也該是這樣。


幸運的是,恰好在第一次的記錄會的時候,體會到無我的狀態。

當時緊張到頭腦空白,為了趕上大家的節奏而沒辦法想太多。

意識到可能存在問題,但決心拋下猶豫不決的念頭,將動作完成更重要。

沒想到力的延伸感反而比平時練習更好。

無意識的做著動作。

看著箭慢動作般,堅定的,直線飛行。

穩穩的飛到靶子上。


「咚!」

中。


心跟身體一樣,非常舒展,毫無阻礙。

像到達另一個境界的喜悅。


能喜歡上射箭,真是太好了。

弓道練習是種怎樣的體驗_5

▲ 寧波求真道場 大家的弓

練習弓道最意外的收穫其實是有一群有愛的夥伴,包括其中始終耐心的指點的前輩們。

在各自生活都很忙碌的情況下,仍然開公眾號、編寫守則、啟動記錄會,找到28M豪華大場地,一點一點向前推進。

自己經常坐著什麼也沒幹就享受了這一切,對此只能懷抱深深的感激。


以上簡單的心得,除了對自己的學習和思考做一點粗淺的記錄,也是想藉此感謝一直以來幫助我的大家。

自己還有非常多不足的地方。

未來,也還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