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

2016年6月13日

上海正鹄会 小张

6月5日下午14:00,上海正鹄会正式举办第一回记录会。场地选在了上海正鹄会新开发了不到一个月的场地(是的我们终于可以在上海射28米了)。

结合总人数与场地,17人分作6组坐射。一共分5轮,每轮射4支箭。由于场地和时间限制,相比于正式的坐射略作简化。每轮的时间大约40-50分钟。

与平日不同,现场安静肃穆,井然有序。一组人坐射,下一组预备,而上一组则负责拔箭。同时,2位前辈负责判定与记录结果。

以下是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图片协力 :富江)

第一组:武藏,IJ,教授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

第二组:刘明,富江, Edward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2

第三组:Karen,乐仁,肉猫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3

第四组:野间,张玉玲,小张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4

第五组:大师兄,多啦噩梦,小蓝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5

第六组:会长,堂主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6

记录会结束之后,到场的上海正鹄会成员合照留念: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7

最后,当然还是感谢以野间大长老为首的记录会策划主办者,辛苦各位的付出,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体验机会!

听说要办记录会的时候,我快有一个月没有练习了——上一次还是在宁波求真的弓道场,之后就一直出差。回到上海的时候惊喜的发现正鹄会的前辈们已经找到了新的练习场地(终于有28米了)。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8

在新场地最初的两周练习,一方面适应场地,一方面恢复训练强度,同时继续针对自己关注的课题调整着动作。从结果而言,基本没有射中过。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9

然后就听说了“记录会”,大概就是大家各射20支箭,作为一个练习程度的记录。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0

“考试?”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是普通人,自然不喜欢考试。然后就和野间大长老作了一些探讨: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1

是不是考试啊?

不是考试,是对自己学习弓道的进度和成果的一次记录,以后每季度会举办一次,成为常规活动。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2

记录什么?

记录的结果也不仅仅关乎是不是中,也会有详细的落点的记录。追求的不应当仅仅是命中与否,而是充分的呈现出自己现阶段对于动作的掌握和弓道的理解。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3

好像很严肃哦?

让还没有去日本接受审查考试的练习者,在上海就感受和适应一下在紧张有压力的状况下射箭。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4

记录会感受

临场的紧张感是首先感受到的。尽管动作一致,平日私人的随意的练习,此时转换转为较公开严肃的仪式。从第一步开始,呼吸就和平时完全不一致,需要特意的调整才稍许平复。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5

其次是整体的秩序感,之前在宁波学习坐射的时候就感受过分组练习时的困难。不像平时自己练习时的随意,几乎需要时刻注意同组其他人的进度,同时还要把握自己的节奏,到“离”的时候,相比于体力,精神力已经疲惫不堪。

羞耻心是会前比较担心的,结果一到记录会,心力交瘁,羞耻心已经完全无暇顾及了...

平时的练习,更多探究的是对内的探索,而此次记录会则增加了与外部对抗/融为一体的体验。以前看黑川雅之提出的“间”的概念,这次又有了更深层体会。

  • 珍惜每一箭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6

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这次记录会,让我更加珍惜和重视每一箭。平时练习,因为没有压力,总觉得这箭不行下一箭再调整,“反正有的是机会嘛”;或者偏到哪里也懒得去分析原因,“这箭权当热身”。经过这次记录会宝贵的20箭,意识到其实每一箭都是一次珍贵的体验,需要更加珍惜。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7

  • 关于“正射必中”

“正射必中”以及“莫妄想”两句话,之前总是被用来终结关于“中”的各种讨论。而这次记录会促使我更直接地去考虑弓道与“中”的关系。下面的是最近的一些想法,很可能不对,还请各位指正讨论:

  • 弓道是射箭的衍生物,而射箭从定义上来讲,是追求精确性的。

  • 弓道作为一个传统,在形式或者定义上是有严格限制的,超出了这个限制去追求命中,在弓道上不是正射。

  • 正射必中,但中了不一定代表正射。

  • 弓道是一个完整的过程,正射包括每一个步骤以及整体的优雅连贯, “中”是表象,而非目的。

  • 从控制论的角度,正射是指放弃掉反馈机制,靠预期演绩(expected performance)取代实际演绩(actual performance) 来完成。(我猜测,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以盲射来检验自己的原因,就是放弃了瞄准这一反馈机制后,通过结果来检验过程)

  • “莫妄想”,其实就是提醒弓道练习者,“中”不是目的,是正射呈现的结果,前后所有的动作与礼仪,对于弓道练习者来说,同样重要。

上海正鹄会第一次记录会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