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间堂通矢大会探访

2017年2月16日

上海正鹄会 たいほう

那天的大雪,满山遍野,在田间奔驰的电车外飞舞而过,落在日出后愈发泥泞的人行道上,落在稻荷大社那通往山顶的无数级石阶上,也落在三十三间堂内的一组组甲乙矢上。箭支就如同一对对年轻的双生白羽鹤,展翅,急速地飞向天空。

三十三间堂通矢大会探访_1

一年一度,公历的正月十五,年满二十,来自各方的少男少女们,来到京都的三十三间堂,以完成他们的成人礼,也就是通矢射。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女孩们身着浴衣,头饰缀以蝴蝶蜻蜓,或是牡丹樱花的发簪,盛装出席。男孩们大多穿弓道服参加,有些半露左肩,以示不畏严寒,气血正旺。

三十三间堂通矢大会探访_2

恰逢岁寒,今年的大会迎来一场关西大雪,虽说早晨从大阪出发时丝毫未发现有雪,但当列车向北驶出市区后,惊觉银装素裹,车上,房顶上,积攒了厚厚一层。再往北,天空中开始稀稀疏疏地飘起雪花,到达三十三间堂本院后,则纷纷扬扬地下来起来。这样糟糕的天气,会让来的人少掉很多吧?到场后,才发现答案并非如此,一进大门便是络绎不绝的人群,屋檐下,持弓而立,相互谈笑着。候场区是比较拥挤的,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像等待着早高峰山手线的人群一样,紧挨着有序排队。右拐便是通矢大的大会的射场,射场坐北朝南,长三十三间,也就是大约六十米,三十三间本堂在其东侧,观众区在其西侧,东西各有一的前審判,记录射者的中靶情况。大会八点三十开始,先是新成人男子上场,近十一点后是女子上场,下午两点为有段位者,最后进行决胜局而结束。

午后阴云渐散,但是下下停停,飘雪的天气还是持续了将近一整天。射手轮番上场,他们呼出的一缕缕热气远远可见,袅袅上升,最终融于空气。场下,他们激动着,期待着,紧张着,攥着弽中的一本矢;场上,勿妄想,进入射位,定气凝神,物见,打起,引分,会之后的离干脆利落,果然是正射必中。她们的双眸清澈而水润,宛如新鲜采摘的葡萄,又好似月夜下荷塘里的涟漪,从弓弦,沿着箭杆,将视线引向远方的靶的;他们则半袒左胸,弓构而立,白雪飘落,血液中流动的温度,随着心脏的一次次跳动和起伏,将其渐渐融化。

三十三间堂通矢大会探访_3

观众席的人群向着南边绵延开去,井然有序地在后方留出一条供人过往的小径,而脚下的积雪已成泥水,走起路来颇为小心,穿着袴和浴衣的他们上身早就裹起大衣,双手将下装微微提起,以免溅湿。人群中,高高矮矮,举着各式各样的镜头和手机,长枪短炮对准射位拍摄着,寒风时起时停,雪花纷飞,向着镜头袭来,将机身打湿,因此多有收回相机的擦拭者。虽然日语不是很好,但在周围人群的谈话中亦不难发现,观者多为成人礼大会参加者的父母和亲戚朋友,他们或是踮脚而望,寻找着台上所认识的人,或是相互低声细语,讨论本次通矢射。

三十三间堂通矢大会探访_4

三十三间本堂内,观音千尊,时光亦已近千年,就仿佛默然地观看着每年的大会,射出的一箭接着一箭,双手合十,为来访的射手和观众祈福。心中不禁有所思,弓道本应是何种模样?它是此次成人礼的通矢,也更应该是尊礼的一门艺术,一种对难以企及的完美的坚持。不愿就如此平庸而忙忙碌碌走过一生,因此会去寻找,并追求美。而那开满的长弓巨矢的充盈感,正法久住和飞贯中的静心感,包括动作技法的修正与进步而带来的喜悦感,久久令人沉醉。

青年成人,生命育熟,弓道之美是纷繁复杂之美,流派繁多,动作射术各有不同;弓道之美亦是极简之美,说到底,不过一人一弓一本矢尔。